【吃一塹長一智】工程師故事分享

2018.07.13

編者寄語

初入職場的工程師,在工作中不可避免的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錯誤,有粗心大意、也有經驗不足,就這樣在懵懂中不斷學習成長。對于工程師來說每一次錯誤的經歷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在本期專題中我們匯總了部分工程師“吃一塹長一智”的一些親身經歷及經驗,供同行們借鑒參考,“前人之事,后人之師”,可以讓您少走彎路。

智慧分享
  • 第一年參加工作,因為大電機上銅鼻子的時候銅鼻子太長,電纜也比較粗,在接線盒里實在不好寧,花了好大勁,當時以為擰緊了,后來由于運行起來后,接線端子和電纜發熱,接線端子變軟了了,接線柱上的螺絲就松了,引起火花,電機差點燒了。

  • 本以為WIFI模塊作為客戶端時,信道自動選擇會檢測AP的信道自動調整到與AP信道一致,原來不能實現,也許我買的模塊功能不夠,太低端了。

  • 我20年前是個猛浪少年,由于傳說電工工作輕松,我努力學習,期待服役。皇天不負有心人,朋友單位電工老師傅退休,缺個徒工,問我下懷。

  • 一大早就看到水廠運行群中操作員反映的情況,說是氣動調節閥反饋信號為零,可是閥門一直沒有關閉,扒拉兩口飯趕快到現場去查看,發下調節閥屏幕不亮。

  • 近期公司同事設計幾面PLC控制柜,由于公司考慮成本問題,沒有按照用戶要求預留20%備用點,預留點數非常少,其中一個柜內備用數字量輸入點只有一個,另外一個柜內DO只有兩個,現在問題來了。

  • 作為一名技術人員,大部分時間呆在辦公室居多,去一線車間的時間較少,所以往往就是眼高手低,有理論,沒有實踐。

  • 前幾天自來水廠恒壓供水項目出了點事故,變送器損壞造成壓力信號丟失,PID失去控制造成供水壓力過高,造成城市管道有一處爆管,雖然跟管道施工質量有很大關系,0.6MP就爆管了,但是我做程序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 當時剛到一家國有企業上班,被安排在一噴涂車間做實習電工。雖然書上見過一些電工常用設備知識,但走進實際工作場地,說實話哪個是刀開關,哪個是斷路器真的還分不清楚。電工班長下班后都要求拉閘斷電,第一次竟不知道斷路器長得啥模樣。這也為后來的事故隱患埋下伏筆。

  • 記得有一次公司安排去云南一石油焦輸送系統現場調試,程序是項目經理寫好的,安排我到現場單機試車,邏輯運行至料倉頂部時,整個聯鎖突然中止運行,現場的拉繩開關被人觸發了,當時還以為是現場出現設備異常停機。

  • 前幾天兩個同事一起組裝一臺125馬力的變頻器。按照組裝作業標準書,首先測量了上層板(CPU板+驅動板卡+電源板卡+信號轉換板卡等)為OK。主要測量驅動板卡驅動輸出波形,端子控制正反轉以及50赫茲運行狀態。

  • 作為工控中的一員,談到“吃一塹,長一智”的話題,我不禁看到了我左手臂上的疤痕,思緒一下又回到了2015年的那年春天。

  • 有天磨床出了問題,排電工去維修,那時候我作為一個實習的電工也跟著師傅們,當時我什么都不懂,聽師傅們說是數控機床的板卡壞了,將板卡寄到北京進行檢測。

  • 曾經做過一個桁架的項目,桁架長度13m左右,一共五臺安川伺服。前期選型的時候選電纜編碼器電纜領導選了20芯的雙絞屏蔽線,一臺伺服使用六根線,接線的時候就三個伺服用了一根,另外兩臺用了一根,線質量不錯,都是高柔拖鏈專用電纜。

  • 說起大功率變頻器組裝,剛進入公司的時候,為熟悉產品生產流程也參與過組裝測試。記得剛進入公司后幾個月,在產線協助一個師傅組裝一臺功率100KW,倉庫人員已經下發了產品組裝所需的全部材料(這兒僅限于硬件部分)。

中國工控網(gongkong.com) 版權所有©

杏耀平台 梅州市 淄博市 宁波市 楚雄市 四平市 宣城市 芜湖市 讷河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义马市 深州市 扬州市 辉县市 齐齐哈尔市 三河市 沅江市 孟州市 启东市 双鸭山市 平凉市 常德市 台州市 衡水市 三门峡市 双流县 长治市 临夏市 义马市 井冈山市 阜阳市 白银市 禹州市 太原市 樟树市 邓州市 宜昌市 福清市 恩施市 漯河市 江山市 宣城市 虎林市 井冈山市 德阳市 仙桃市 汝州市 吕梁市 白银市 石家庄市 密山市 昭通市 大连市 五指山市 石狮市 泰安市 景洪市 孟州市 黑河市 武冈市 津市市 萍乡市